剥线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剥线机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新年街灯装点我的岁月【消息】

发布时间:2020-09-15 16:24:40 阅读: 来源:剥线机厂家

随着元旦的预热,年的气氛越来越浓了。太原大大小小的街道上,又开始争奇斗艳地装满了各式各样的街灯。

“妈妈,你看,树上挂满了‘大娃’。”堵在五一路的我,心里本是烦躁的,想着早知道网上下单就不出这趟门了,经孩子这么一说,我才透过车窗向外细细看。不知什么时候,五一路两旁的树上,挂满了大红的葫芦灯,红红火火的,煞是好看。

孩子这几天迷上了老版的动画片《葫芦兄弟》,趴在车窗上左边看看右边看看:“唉,只有大娃,全是大娃,要是七个葫芦娃都在就好了。”“你不喜欢这红葫芦?”“喜欢,我知道为什么都是红的葫芦。”“哦?”“因为,过新年,就是要有红色,这样年兽就不敢来了。红色是红红火火,就是好的意思。”听着这小大人一本正经地解释,看着窗外喜庆的街灯,新年的喜悦跃上心头。“说的对啊,宝贝,选葫芦也是图个好的意思。你看,葫芦的形状圆润饱满,两球相接,大肚小口,寓意吉祥圆满。还有呢,就是因为葫芦听起来就像是‘福禄’,福气与禄位,都是过新年人们喜欢的好彩头。”

说着说着,一种久违的年味仿佛又随着这红彤彤的街灯浓了起来。

“远远的街灯明了,好像闪着无数的明星。天上的明星现了,好像点着无数的街灯……”记不清这首郭沫若的诗出现在哪一个课本上,却仍然记得,也是在这样一个寒冷的傍晚,夜色初上,仍是这条五一路,和同学一起去书店买“教参”。一边踏着泥泞的路,一边你一句我一句背着这篇课文。脚下的砖块松松散散,雪化了一些,和成泥水,孤独的街灯稀稀拉拉昏昏暗暗,看不清一脚踩上一块活动的砖块,“啪”的溅两腿泥点。抬起头,既看不到无数的明星,也看不到无数的街灯。

年近了,灯就亮了。

小时候大人们总以为我们小孩子爱看热闹,“看灯去”是我们家重要的一个新年仪式。早几天,大人们就打听好今年哪里的灯好,重机、太航、南宫,商讨好到底去哪里。临出门,姥爷总是像上阵打仗一样部署一番,大舅个子最高,负责最小的孩子——我,二舅、三舅、老爸则各负责一到两个孩子,女人们负责给孩子们带上桃酥糕点橘子水,紧紧地跟在男人、孩子旁边,随时防止孩子的帽子鞋子挤掉了。安排好一切,姥爷却总是在家“坐阵”,“不去不去,有啥看头”,其实他是怕添麻烦,觉得自己是累赘。“大人们不要顾着看灯,看好孩子!”出门前姥爷还要叮嘱。

乌泱泱的一大家子就出门了,走好一阵,人渐渐多了起来,就到灯会了。我被高高的架在大舅肩膀上,看到一个宫灯里一匹小马在不停旋转、一个纸糊的仙女忽明忽暗、还有一对金鱼你高我低地好像压着跷跷板……还有一些,被举起得更高的孩子给挡住了。人太多了,我们一大家子常常就走散了,大舅总是带我走完全场才返回。我有点着急,看不到其他家人,也看不清几盏灯,我总是怕他们走散,怕他们走丢了。估摸着孩子们看完灯要回来的时候,姥爷会把大门口红灯笼的电源插上,红灯笼会一直亮到早上。看到这两盏灯,我的心就踏实了,感觉比灯会的灯都好看。回到家,大人们就围住我问:“今年的灯好看不?好看吧!”我不敢说其实我也没看见什么,因为每年这时候表姐总是有些不满,大孩子被大人们牵着手,看了一晚上的后脑勺。

“妈妈,我们今年还去上次那条路看灯吗?”孩子的话把我从思绪中拉了回来,去年过年“点亮太原城”每一条街道都有不一样的灯饰,图清净只带孩子去长风街看了看灯。

“今年咱们把太原每一条街灯都看看,好吗?”今年,我不想再辜负这装点我的岁月你的枝桠的街灯美景。

聂小倩倩

幻龙战记无限钻石版

寒灵之剑

逐日战神无限元宝

三国英杰传